•  1
  •  2
  • 評論  加載中


    我本來打算和公司同事辦一次遠距酒會,但是聚會的只有我和女老闆。我只和女老闆有過一次肢體接觸。她是個女老闆,當她說「只有你嗎?」的時候,她顯得很高興,然後,你們兩個的關係就打了長途電話,你想我,手淫嗎?她提起了這件事。性,我說,「我們在那裡見面吧,這樣我就可以自慰了。」在自我約束要求解除一個月後,兩個無法面對面見面的人的性慾瘋狂爆發。